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吻]
[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有部分乱码,但我找不到其他版本了。
 

                 一
 
  黑夜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哒~~哒~~哒~~哒~~回响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
 少女显然是急着回家,美丽的脸上露着有点紧张的表情,这样的表情使她的美丽 带上了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快步的行走让她喘的厉害,年轻坚挺胸部不停的起伏, 多正点的一个女孩。
 
  巷子又黑又长,头顶的路灯光又是那样的昏暗,其中有些还如濒死般的闪动, 闪动,熄灭。走在这里简直是折磨,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少女停住了脚步, 手插着腰,肉体的折磨让她疲惫。四周漆黑,只有路灯给了她一个暗淡的光的据 点。经历着对黑暗的害怕和急速的行走,她弯着腰喘着气,身体略微的有一点颤 抖。慢慢的……少女站直了,呼吸变的均匀。眼前不远是就是尽头,光明的大街, 虽然那里空无一人,但却可以摆脱黑暗的压抑,人对黑暗的恐怖和对光明的向往, 在一个人的时候显露无疑。
 
  砰~~~ 瓶子打破的声音,刺耳。心脏的跳动剧烈起来,她的惊恐的大眼睛看 着周围。忽然黑暗里闪出了两只黄色的眼睛,眼睛在快速移动。她的嘴唇已经在 抖动了,身体却在僵硬着。这时黄色的眼睛移动进了一个不远的光的据点,并且 静止不动的看着她。她惊恐的眼睛和它对视着……该死的黑猫,她咒骂着,跺了 一下脚。嘴里发出,去去的声音,可那只黑猫一点也不甩她。呜~~的一声,转身 消失在黑暗里。少女显然不想再在这个吓人的地方了,她快步的跑了起来,再也 不顾身体的阻止,她一心要逃出这里。光明越来越近,突然她撞上了一片黑影, 一个体形对她来说可以算是巨大的人的身体。她摔到在地上,抬起头。高大的身 体,用黑色全部的遮住,包括脸。少女这时感觉到了真正的害怕,不但把颤抖着 的身体缩成一团,连惊叫声也变的那样的步连贯。
 
  你……要干什么~~~ 呀……不要,救命。
 
  黑影显然很满意自己面前的猎物。他伸出粗壮的手臂,猛的一把掐住那白皙 的脖子。少女的惊叫被打断了,黑色的手让她难以呼吸,美丽的脸涨红了,眼泪 开始流了下来。黑影察觉到了少女痛苦的表情,他不再那么用力捏那柔弱的脖子 了,松开了手,轻轻的抚摩起少女的眼睛。发出了嘶哑,低沉的声音。
 
  象~~真是太象了。
 
  少女在那黑手的玩弄下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但一定不会 是送她回家。抚摩还在慢慢的继续着,一种温柔的抚摩,仿佛是对情人般的。突 然黑手再次捏住了脖子,这次更用力,美丽的头被迫向后仰起。另一只黑手伸了 过来,一把抓住少女衣服的领口,嘶~~~ 脆弱的外衣整件的离开了身体,美丽的 光滑的皮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黑手的动作还在继续,它摸上了坚挺的胸部, 手掌恰好盖住一边的乳房。黑手有一次用力,粉红的胸罩掉在了地上。美丽的乳 房在黑暗中显得更加的诱惑人。
 
  不要。
 
  尖叫声划破一层层的黑暗,努力的向远处冲刺着,但还是不够坚强的被黑暗 吞噬了。漆黑的夜,一条窄长的小巷,黑暗统治着那里,路灯的光是那么虚弱, 无力。一个黑色的人,巨大的黑色的人,把一个瑟瑟发抖的半裸的女孩压在地上, 他一手摁住那颗小小的头颅,膝盖跪在少女胸部上面,美丽的乳房已经被挤压成 奇怪的形状,惊恐的脸的一恻被强迫的紧贴着肮脏的地面,眼睛里流着害怕和无 助泪水。
 
  咳~~~ 咳。
 
  头部的被固定,胸部又被重重的压着,在加上害怕,使少女的呼吸变的不顺 畅,但她还想继续的发出求救的声音,无奈那些只是没用的,低声的,声带被限 制的声音。黑影继续在忙碌,他见少女的反抗已经奄奄易息的时候,他那用黑布 包裹的脸露出了一点笑容,他空闲的手在自己的腰间摸索着,突然把出一把利刃。 雪白的刀,即使在黑暗中仍感觉又一点刺眼。冰冷的刀刃慢慢的接近已有点绯红 的细细的颈部,死亡吐着寒气吻上了着诱人的地方。少女身体在弹动着,她的颈 动脉已经被割开,刀插穿了她的脖子,血象突然破裂的水管似的喷射出来,一阵 血的雾气,地上的出现了一朵鲜红的形状奇怪的花,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致命。 刀开始移动起来,它割开了气管,割开了食管,割开了皮肤,它移动了出来,身 上淋漓着血滴。马上它又回头,钻了回去,开始向反方向运动着,明显这次腰困 难了很多,但持刀的手充满了力量,那少女的脆弱的颈骨是那么部堪一击…… ……
 
  黑影慢慢的站了起来,他手里提着一颗头,沾满鲜血,但还算是颗美丽的头, 因为那美丽的脸,那美丽的眼睛,张的大大的眼睛,黑影一把扯下自己的脸罩, 但脸还是一片模糊的躲在黑暗里,只有那发白的嘴唇是那么明显,他用双手捧起 这颗头,四目相交,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温柔,仿佛是面对着,心爱的恋人,久 久的注视。突然发白的嘴唇狠狠的吻上了那张开的眼睛,因为惊恐和死亡的僵硬 了张的大大的眼睛。
 
--------------------------------------------------------------------------------
 
                 二
 
  我是一个喜欢在阴暗里生活的人,黑暗使我的心变的放纵。但现实总又白天 和黑暗,白天的我,那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空的身体而已。象所有人一样,我在 阳光里行走,感受它的烧灼。我上班,吃饭,下班,和一个正常人一样,我的工 作是教别人健身的,在一个很大的健身中心里。我不喜欢那里,那里太明亮,太 嘈杂。但我又很喜欢那里,因为在那里我看到的都是暴露出来的身体,虽然很多 都是丑陋的,但在我眼里都一样,肌肉,皮肤,血管,脂肪。以及刀刺入的感觉。 
  雷,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啊,晚上没睡觉?
 
  不,我很好,又什么事?
 
  没什么,我下班了,这里交给你了,我走了,再见。
 
  再见。
 
  一个叫川川的家伙,身体单薄的象一只小鸡,他是我可怜的同事。说到可怜, 那就是他的身材,在我面前,小小的他简直面对着一堵墙,每一次,当我俯身面 对他时,他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还有可怜的地方就是他那笨笨的脑袋,他对 别人都是那样的诚实,他的眼里没有坏人。哈哈哈哈~~~ 可怜的人,不过我真懒 的杀他,即使他是我的裂物,杀一个笨的人是一件多恶心的事,还是让他去笨死 的好。
 
  HI~~雷,你好吗?我真想你这个坏蛋,宝贝。
 
  淫荡的女人,我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标准的荡妇,她现在有了迷人的身材。在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只是个,人肉的组合而已,而且组合她的人应该是个半 盲人。是我让她脱胎换骨,让她运动出火辣的身材。但她让我一点也没感到有什 么吸引力,即使她在床上摆着撩人的姿势,舔遍我的身体。甚至我感觉有一点恶 心。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和她作爱,但我的身体和心在白天是分开的,我的身体, 让她很满足,那一遍又一遍的高潮。
 
  HI~~玫,今天想练什么?
 
  你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哑,听起来好变态,但我喜欢你的声音。你这个漂亮的 大个子。
 
  不要评论我的声音,我说过是天生的。说啊,你今天要练什么?
 
  我今天就想出点汗,见你一面,你说除了这里的运动以外,还有什么更好的 运动?
 
  今天你就在这里运动把,我没办法陪你,抱歉了。
 
  奥~~~ 你这个坏蛋,不要我了啊。那好把,我自己运动把。
 
  她的撒娇在我如刀一般的眼神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在转身的时候却用手 捏了一下我的臀部,还在坏坏的笑着,这个荡妇。让我恶心。
 
  我回过头,不理会那个女人,那种女人简直不配被我杀死,我狠狠的抽了一 下鼻子。这时,我看到一个天使向我走来,对,就是她,我的天使韩若水,我喜 欢她的眼睛,嘴唇,以及脸上所有的地方。我想拥有那些的东西,我有一种吻它 们的冲动。
 
  你好~~你来拉。
 
  恩,你好,雷先生。今天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就我一个人,要我帮你什么吗?
 
  不要了,我自己就可以了。回见。
 
  她从我身边走开了,美丽的脸,让我的呼吸变的不顺畅,我喜欢那张脸,那 五官配合的太完美了,我想拥有她,但她总是避开我,脸和我说话也就那么几句, 我愤怒了起来,但我无可奈何,我不能对她做什么,她的完美在于她的生命,我 不能破坏。在这种既愤怒又无可奈何的折磨下,我又有了一种杀人的冲动。我的 这种冲动在我遇见若水以后变的更活跃。我每当看见和若水长一样眼睛,鼻子, 耳朵,嘴唇的女孩,我就千方百计的要杀死她,割下她的头,深深的吻那个和我 的天使有着共同样子的哪个部位,深深的吻。
 
--------------------------------------------------------------------------------
 
                 三
 
  韩若水正在跑步机上努力的运动着,为了保持她完美的身材,她每天都要做 很多的运动,在一般人看来那些简直就是在折磨自己。她是一个刑警,她那美丽 的外貌很难让人想象的到她是每天和凶杀,抢劫等暴力犯罪打交道的重案组的探 员。而清晰敏捷的思维,又是上帝偏袒她的很好的例子,一个美丽与智慧兼具的 女人真的是太少了呀。
 
  滴滴滴滴~~她的手机在提醒着她,有工作了,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生活却 简单的要命,除了工作就什么也没有了,手机每一次的来电,不是把她拉去鲜血 淋漓的凶案现场,就是带她去看那些倒霉的受害人。破案就是她的生活。这次又 是什么样的案件呢?她接通了电话……
 
  水水啊,你还在运动吗?你马上到办公室报道,有新案子。
 
  好的,我马上就出来,大概10分钟能到办公室。
 
  恩,好的,我们等你来就出发。
 
  是什么案子,主任?
 
  凶杀案,昨天发生的,现场我们已经有人过去了,现在正在收集一些初步的 证据,并保护着现场等我们过去。
 
  水水边向更衣室走区边了解了一点的情况,最近都没有发生什么大案子,她 的神经正处在半松弛的状况里,但这个电话,让她的神经又亢奋的绷紧了。 
  主任,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啊?
 
  今天早上10点,有人报案说有凶杀案,然后是分局的人先去的现场,但因 为他们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案子,所以马上打电话过来,并已经保护好了现场。 
  这样啊,最近都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案子,这件案子不知道是怎么样的。
 
  我听分局的人说,现场惨的很,死者是个女孩子,凶手很残忍啊。
 
  是嘛,快到了把。
 
  恩,快了,就在前面了。
 
  听着主任的话,水水的心里抽紧着,凶杀案,死的是个少女。残忍的凶手。 这件案子听起来就是很困难啊。
 
  车在一条小巷的进口处停了下来,小巷太窄了,车是无法进入的。水水和主 任下了车,马上有人迎了上来,原来是另一个同事小雨。
 
  小雨,现在你知道多少的情况啊?
 
  哦,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主任,死者的大概年龄是17- 20岁,死亡的时 间还不确定,要等法医鉴定。死者是被利器割下头部致死,就象是生生的用刀给 切下来的。这样看来凶手是个很有力量的家伙。还有死者没什么很大的挣扎,应 该说没有办法做很大的挣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凶手的力量有多大。现场没有发 现凶器,也没有发现脚印,凶手是个很聪明的杀手。
 
  边说着话,他们来到了凶案的现场。只见一个半身赤裸的女孩仰躺在地上, 血溅的满地都是。残破的衣物丢在四周,可怜的女孩身首异处。颈部断口的血已 经在凝固了,暗红色的。她的头颅被放在赤裸的胸部上面,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身 体上。这个场面让水水甚至主任也感觉很震惊,因为如此残忍的凶杀场面实在是 很难见到。
 
  这里简直就是屠宰场,哪个凶手就是个屠夫,是个恶魔。
 
  水水捂着嘴,她显然还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她的身体有点略微的发抖, 她有点失去了控制,失去了原本冷静的控制。但刑警的本能让她蹲下身体,仔细 的看着这具尸体,忽然她发现了什么。
 
  尸体的脖子是被卡过的痕迹,还有尸体头部就是在眼睛的部位有特殊的痕迹, 但是什么痕迹呢。不象是撞击,或击打的痕迹。这个圆圆的痕迹看起来好奇怪啊。 
  听到水水的话,主任和小雨也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这时主任好象明白了什 么。
 
  这时一个吻痕,是一个很深的吻痕。
 
  办公室里,大家都在忙碌着,水水却坐着发呆,因为上午的现场让她感觉痕 不好,为了这个她没有吃午饭,其实几天去了现场的人都没有吃午饭。法医的验 尸结果还没有出来,现场没有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看来要破案只有依靠那具尸 体了。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她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这时小雨走了过来,把一 些照片放在了她的面前。
 
  这就是你要的死者脸部的特写照片。
 
  哦,谢谢,法医有结果了吗?
 
  有了呀,也是刚刚出来。
 
  好,我们现在过去看看结果。
 
  当她和小雨要站起来去法医那里的时候,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她看到水 水桌上的照片,停住了脚步,有仔细的看着她抬头说到。
 
  水水,你注意到了吗?这个死者的眼睛和你长的好象啊,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水水心里一惊,她拿起照片,果然那对眼睛和自己是多么的相象啊。奇怪的 巧合。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她被小雨拍了一下。她放下了照片和小 雨走出了办公室。
 
  经过我们的检查,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1点,死者是的死亡原因是,利 器割断颈部大动脉,和气管,切割的手法干净利落,切口也很平整。在被利器切 断颈部以前,她有过窒息的情况,是被人卡住了喉咙。所以颈部还留有用力卡过 的痕迹,是一只左手,可见凶手是个力量极大的人。
 
  听着法医的叙述,水水看着眼前的尸体,那颗头颅已经安回了她原来的地方, 只是伤口还是明显的黑红色。但现在的样子比刚见到时的确顺眼了许多啊。法医 还在继续的说着。
 
  死者没有被性侵犯的痕迹,身体的别的地方也没有明显的外伤,没有经受过 虐打的,也没有过剧烈的挣扎,死者的指甲里没有皮屑,衣服纤维。
 
  我问一下,死着眼睛这里的痕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哦,我正好要说。水水,你别急。死者眼睛这里的痕迹,是吻痕,造成吻痕 的嘴唇的宽度在5厘米,上唇较薄,下唇较厚。还有是吻痕是在死亡以后才被吻 上去的,所以。吻痕一定是凶手吻的。
 
  换句话说,现在我们掌握的只有凶手的嘴巴的样子,确切的说只了解了凶手 的吻。
 
  水水在说出这句话以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一个一点痕迹也不留的杀人狂, 却留下了自己的吻,一个深深的吻。多奇怪,但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个奇怪的 记号吻痕。
 
--------------------------------------------------------------------------------
 
                 四
 
  黑夜又??了,空气?的的?冷,真正的我?始?醒了,那?白天沉睡的心 搏?了起?。那?
 
  是充??噬血和?戮的心,但那才是真正的我。我在黑暗的房?里?回的走?, 象一只被?了?
 
  久的?子,等待?解放的?一刻。我???四周,房?里的?西整理的很干?,? 有一?灰?。
 
  我喜???干?,就象喜?少女?暇的身体一?。想到?里,我就很??, 上次的女孩子是那么
 
  的干?,皮?白皙,光滑。身上?有一?肮?的感?。?血滴在皮?上也能 瞬?的滑落,一?痕
 
  ?也不留。??的美?的生命被我?手的?送。刀刺入的感?是那么的柔?, 在割下她的脖子的
 
  是?候感?想在切奶酪,多有快感的一件事。她的血?出???一?的甜味, 我舔了刀上沾的血
 
  ,我便?上了那种的味道,美味的的血。?我最??的是我吻了她的眼睛, 那?象极了我的天使
 
  的眼睛。我深深的吻了,就象在吻?我的天使。??我猛的拉下一根?子, 一?白板翻了下?,
 
  上面就是我的天使?若水的照片,有大有小,有全身,有局部。那些局部就 是,眼睛,鼻子,耳
 
  朵,嘴唇…………
 
  水水?在?公室里坐?,在想?一些?西,?件案子是那么的奇怪,被?害 的少女是???大
 
  ?的女生,年?只有18?。她是打工回宿舍的?候被害的,因?她身?的? 系很??,?有交?
 
  男朋友,在大?里人?也很好。在上班的地方也不太和?人接触,?她身? 的人也?行的?查,
 
  一?也?有查出什么?西。看??人凶手是和死者完全??的人,但?件案 子奇怪的地方在与,
 
  凶手?人?有什么明确的目的,不是?了?劫,也不是暴力侵犯,?然也不 存在被??秘密而?
 
  人?口的情?。凶手的?人手法非常?忍,是活生生的???割下,??一? 可以推?,凶手的
 
  心理肯定非常的扭曲,可以?是????人狂。而且凶手很?明,在??? 有留下一?有价值的
 
  ?索,看?是??慎小心的人。至于死者眼部的吻痕是凶手故意留下的,? 然每?人的吻痕都部
 
  一?,但根据?一??索根本部可能找到凶手,嘴唇印不象指?每?人都有??。 看?凶手是用
 
  ??痕??表示些什么?西,向我?示威?或是什么?水水喝了咖啡,瞬? 一?念?出?在?子
 
  里。凶手????作案,他??留下??的痕?,但可能不在眼睛上了。女 人的感?在???候
 
  ?的敏?起?。必?要阻止凶手的下一次?戮,但在毫???的情?下?怎 么?呢。
 
  我又穿上了那件黑色的衣服,衣服包住我全部的身体,我?蒙住了我的?,??? 有人能知道
 
  我是?。我腰???那把根?了我好多年的?用匕首,?管?么多年了,它? 是如此的?利,自
 
  ?它喝?人的?血以后,整?的刀身?出更?异的光。我在?暗??伏?, 在前面不?的地方我
 
  的??物正在移??,她也是一?美?的少女,身体很?小,但?子?很大, 在??的黑暗的地
 
  方行走?,?步??是?么的?定。她穿?耐克的T恤,和一?短裙,?? 垂到??,被?在耳朵
 
  的后面。我??心??的很,因?我找到了那一?耳朵,漂亮的耳朵,和我 心中天使的耳朵。那
 
  ?大小适中,?廓完美。我亢?到了极?。我要去占有她,她的生命,在她 的美?的耳朵上留下
 
  我的吻痕。
 
  少女慢慢的在路上走?,那?一段比?僻?的路,四周都是一些的工厂,因? 已?很晚了,那
 
  些工厂里都一片漆黑,路?是很大的?地,种?一些?差的植物,有些是高 大的?木,有些是低
 
  矮的灌木?,在白天?里??是很美?的?色,但在黑暗的夜晚,?些植物? 面目??,它?伸
 
  展??牙舞爪的枝?,站在那里,象??要扑??似的。我??已?躲?了 那些怪物的身后,把
 
  我的身体完全的?藏?,我在等待?那一刻的扑出,去?取那??活的生命。 
  少女?然是走的有一?累了,她想也?有想一屁股坐在?地的?杆上,我?? 我的机??了,
 
  她离我?在是太近了,我伸出手就能?摩到她的??,我慢慢的伸出我的黑 手,她?是一?所知
 
  ,?起一?腿,正用手揉?酸?的?。突然,我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后脖?, 她身体猛的一震,
 
  ?出一?尖叫,我的另一只手也迅速的伸了出去,在她的第二?尖叫?出之 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身体在不停的扭?。我慢慢的把她拖?了??里。
 
  我?在少女的小腹上面,一手卡?她的脖子,?不?限制了她的叫喊?也限 制了她的呼吸,她
 
  的?憋的有一??了,丰?的胸部在急?的起伏,由于?才的拖拽,她的短 裙已?被扯掉了,美
 
  ?均?的腿。再上面就是可?的少女??包裹?的?秘的地方。她的?腿? 在部停的???,但
 
  我沉重的身体??,??的??也??于事。我身手摸?她美?的耳朵。? 柔的?摩?。我的?
 
  音?是那么的嘶?。
 
  象~~太象了,?直一模一?啊。
 
  咳~~咳,?~~,不要,不要。
 
  少女的叫?是那么的柔弱,仿佛我一用力就能被捏?,我的心跳加速到了极 限,我的?已?再
 
  面具里扭曲成了恐怖的?子,我要?始了,?始我的享用。黑手伸到了少女 的下部,猛的一用力
 
  ,??被我扯了下?,?秘的部位暴露再空气里,?她更加?烈的?扎,她 部知道我要?她干什
 
  么。我把手中的???了一下,塞?她?小的嘴里。另一?手松?了她的脖 子。她的呼吸一下子
 
  急速的?行起?。但?是?不出一?的?音,我?意的看???全身?抖的? 物,半裸的身体是
 
  那么的?人。我拔出了我的好伙伴,它好象也很高?,?身?出雪亮的寒光。 我用手中的刀割?
 
  了少女的那件T恤,慢慢的?下?到了?口,我???行?,刀??的挑? 了?色的比基尼胸罩。
 
  丰?的乳房也毫?保留的?示在我的眼前。眼前完全赤裸的身体是那?的? 洁?暇。我??的用
 
  手?下摸到上,直到她的耳朵。她居然有了一???是神情,真?以想象。? 利的刀刃接近了她
 
  心?的部位,她的皮?是那?的?弱,??是?接触到,血就流了出?,少 女的仿佛知道死亡已
 
  ?抱起了她,她?上了眼睛。而我的眼睛??的?任何?候都大,里面?充? 了血?。我的手在
 
  用力,刀快速的?入了她的胸膛,刺?了心?。她身体猛的抖?一下,血向? 刀和?口的空隙出
 
  涌了出?。我感受?掠?生命的快感,一把拔出了刀。?血猛的?了出?, 我扯下面具用嘴巴接
 
  ?如?泉搬的?血。大口的喝?…………
 
--------------------------------------------------------------------------------
 
                 五
 
  滴滴滴滴~~~ 手机的?音吵醒了水水,她翻了一下身,伸手拿起了床?的柜 子上的手机。
 
  喂~~水水啊,你快?到?公室?啊,凶手又作案了。
 
  听到?句?,水水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影??,她迅速的跳下床,?里床 不?的沙?
 
  上拿了一?牛仔?穿上,又走了几步?到衣架?,取下了一件米色的?衫, 穿在了身上。
 
  她拿起了梳子?意的梳了一下??,抓起一只拎包就?出了房?,房?砰的 一??上了,
 
  ??回?在大?里,然后就是??梯那里??的,?~~?~~~ ?的急促的? 步?。
 
  水水走在明亮的走廊里,身?不?有人??,她一一的打了招呼。在她?? 步?的地方
 
  有一??志牌,上面??重案?,并有箭?指?走廊右拐。哪?地方就是在 熟悉不?的
 
  地方啊,?在她的伙伴?一定都在等她。她推?那道白色的?,主任?上迎 了上?。
 
  主任,是在哪里?生的呀。
 
  是在?平?的一?新??的住宅去那里,小雨已??去了,我?里等你?? 一起去
 
  。
 
  ?是那?凶手做的案子?
 
  ??是,我?和在??的同事打了???,死者?子就和上次的那?一?。 
  水水和主任一?聊?天一?走在那?明亮的??的走道里,她???的?音 在走道里回
 
  ??,混合?急促的?步?。?多久,她??到了??,在一排排的?中, 她?上了一?
 
  黑色的?克。?快速的??,离?了。
 
  一路上?有人?一句?,??有心情??,作?刑警遇到凶?案是很平常的 事,但遇到
 
  ?以?破的??凶?案?是一件很郁?的事啊,水水仿佛听到凶手在?暗的 角落里?出的
 
  ??的笑?。她抬起?向旁?看了一下,主任的?也?的??的,眉???。? 里的空气
 
  都凝固了,因?那?凶手,那??忍的凶手。
 
  ??的水水就看到了?多人,有部分在忙碌?,有部分?站?看??。?停 了下?,?
 
  急急的打?,水水跳下了?立即奔向凶?的??,小雨??迎了上?,想?? 什么,但水
 
  水和他擦肩。水水跨??腰的?杆,站在碧?的草地上。她看?前面的景象, 她感到有一
 
  ?眩?,她几乎?力再站立?,右手捂?嘴,腰也?了。眼前的??几乎? 有人能?受的
 
  住,?色的草地一大片被染成了?色,就?旁?的几棵低矮的灌木也沾上了 星星??的?
 
  血,少女的尸体就??躺在血泊里,全身赤裸,美?胸部?出一朵??的花, 她的?同?
 
  的被切下,放在小腹的位置,?部的切口是那么的平整,是同?的?人手法, 同?的凶手
 
  ,水水想起了什么,她蹲下仔?的?查?少女的?,?于在右?的耳朵?里, 她??了那
 
  ?吻痕,死亡的吻痕。
 
  停尸房里?光永?是那么的亮眼,白色的?壁,四周?有一扇窗?,一?巨 大的冰柜里
 
  面就是形形色色的尸体,在?些尸体中包括了???手的杰作中的一?。? 有一?正躺在
 
  房?中央的金?解刨台上,她的周?站?好几?人,水水就是其中的一?。 水水每次?停
 
  尸房都不??那福而?林的味道,刺鼻的味道使她很反感。但?在的她??? 案子的?著
 
  ?她不在乎了任何?。法?正在述?的?尸?果。
 
  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利器刺破心??致死亡,死亡的??在晚上12?。死者? 有受到性侵
 
  犯,?有打斗的痕?,她的?部有?卡的痕?,??是死后被切下的…… ……。
 
  一切的?果仿佛是上一次凶?案的重演,但?次凶手?的更?忍更噬血,他 不??死了??少女,?切下了她的?。
 
  耳朵?里的痕?也是吻痕,和上次的吻痕是一?人的,?在可以完全?定凶 手是一????手。
 
  法??在??的??,大家都仔?的听?,很?憾?次他???的?据和上 一次的是一?的,?有任何的突破,?所有人都失望不以,到底怎么??那?凶 手呢?凶手作案的地??有?律,攻?的目?是年?的女孩。但???一?很本? 法确定?手大致的位置,根据犯罪心理??家的分析,???手是??忍,冷血 的人,他?人目的就是?了在死者的五官部位留下吻痕,凶手是有??性的,他 只有看到相同特征的五官才??人。?种?人的案件完全是一?心里??的?手 的所?。
 
  法?的?尸?告做完了,大家????走出停尸房,水水?在想?犯罪心理? 家的分析,她一?不吭的向外走?。
 
  水水啊,有件事我想和你?一下,上次我就想?,但怕你介意。
 
  什么事啊,老?。
 
  ?次死者的耳朵和你很相象,上次的死者眼睛也和你很象。
 
  水水猛的停住了,回?身,她的眼睛?的很大,眼神盯的老?都有些不自然 了。水水的冷汗流了出?,她想起上次也有一?同事?她的眼睛和第一?死者? 直一?,?次法?又?第二?死者的耳朵和自己很象,???不是巧合,因?凶 手是因???的眼睛??的耳朵才?人的,并在那上面留下了吻痕。?道凶手的? 人和她又?系?在凶案?的更扑朔迷离的?候,一?更大的疑惑出?在了她的面 前,但又一?是明确的凶手????的做案,但下一次的目?不知道是?人?是 自己。
 
--------------------------------------------------------------------------------
 
                 六
 
  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小的台灯开着,这样的亮度刚好让我能看清房间里的东西, 又不会让亮光刺伤到我。我的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能容纳我巨大身体的床, 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我喜欢洁白的东西,我的墙壁就是洁白的,靠着墙壁的桌 子也是洁白的,沙发,椅子,拖鞋,就连牙刷都是这样的。我的房间里简直就象 是医院的病房,但我躺在里面一点也不会反感,我喜欢这样纯净的颜色,象少女 幼嫩皮肤般的洁白,她让我产生性的冲动,但我不会用做爱这种污秽的行为来玷 污这种的洁净,我喜欢占有她的生命,让那种纯洁成为我的拥有。
 
  这时,我的钟发出了9下响声,我从床上翻身站起,几步来到了窗前,我伸 手拨开白色的百叶窗,眼睛盯着窗外,前面一栋楼的5楼,那是扇简单的金属窗 户,窗台上放着一盆芦荟。我期待的盯着那里。可窗户还是黑暗和紧闭着。我回 头看了看钟,9点15分了。我很失望,就在这时,我期待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窗户打开了,里面的灯也被打开。我的心狂跳起来,我手忙脚乱的抓过就放在我 身边的那架白色的望远镜,我每天的幸福时光开始了。
 
  水水疲惫的走进房间,爬上五楼对她这个一直运动的人,不算什么,但着段 时间突然发生的两起凶杀案让她很伤神,尤其是今天验尸官说的那些话,让她感 到毛骨悚然,凶手的杀人的目的事她吗?这个理由显然有一点可笑,但为什么凶 手故意留下的吻痕的部位的样子和她的是那么的相象,这只是巧合?或许她碰巧 长了几个和变态杀手扭曲的心里所中意的那些五官。她实在不想想象成那个疯子 事因为她所以杀人。有可能那个杀手还在那里窥视着她,想到这里她的身上起了 一点鸡皮疙瘩。但她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胡思乱想的人,想想明天一早就要开会 讨论案字的事情,还是快点洗一个澡好去睡觉把。她打开窗,把自己种的芦荟拿 进房间,顺便吸了一口夜晚湿润的空气。这让她感觉放松
 
  她走到镜子的前面开始脱衣服,镜子是嵌在大橱的上面,这个大橱是房间里 唯一的能存放东西的地方,其他的家具就是一张桌子,一个沙发,几把椅子,一 个堆的乱七八糟化妆品的梳妆台。如果对着间房间的主人是一个女人来说的话, 的确是乱的不行。水水几下子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露出穿着粉红内衣的美丽身体。 她随手把衣服和牛仔裤丢在沙发上,一屁股坐在了皱巴巴床单的床上。她想着又 很多天没有去运动了,自从凶杀案发生以后,她用手挤着长出一点赘肉的腰,叹 了口气,不光杀手在找麻烦,连这些小小赘肉也真的很讨厌。她淘气般的把腰部 的肉往下挤,然后站起身在镜子前满意的转着身体,可手一放开腰马上又恢复了 原状,她赌气的吐了吐舌头。打开大橱的门那出了换洗的衣服,慢慢的走向浴室。 
  我把眼睛移开了望远镜,满意的笑着,从刚才水水进房间那刻我的眼睛就没 有离开过望远镜。很难想象,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在家里却事那样的不管不 顾,换衣服连窗帘也不拉,显然她有非常可爱的个性,应该算是迷糊把。在工作 时机敏的女刑警在生活中却迷糊的可以,我真为这个女人疯狂。
 
  我又回到那个明亮,嘈杂的健身中心,老是说,我真不喜欢那个地方,我想 适合我的地方应该是医院的停尸房,因为那里够暗,够安静。也很清洁。可我无 法容忍那些丑陋的,年老的尸体。我只喜欢的是那些年轻的,纯洁的不会改变的 美丽。只有死亡才能让这一切保留,永远保留在我的心里。但她却让我开始喜欢 生命,就是韩若水这个让我疯狂的女人。我实在无法去夺走她的生命,因为只有 她活着我才能一直的看到她的美丽。虽然我得不到她,但我可以找到那些和她又 一样特征的少女,杀死她们让我有一种拥有水水的感觉。我已经痴迷于做这样的 事,我喜欢不断的杀人。每一次我感觉我杀死了水水,我都会深深的吻她,因为 她是我最爱的人。她已经让我拥有了。
 
  欢迎光临。
 
  我走进一家便利商店,每次下班我都习惯去买点东西带回去吃,我径直走向 货架拿了一堆的东西,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的胃口就变的出齐的好。我转身走 向货架,有一个家伙,面对着柜台正在慢条斯理的整理的买的东西,一边和那个 年轻的店员说着什么。我走了过去,撞了他一下,他不满的回过头,眼光从下扫 视上来,和我的眼睛四目相对,我瞪着他,他象受惊的小狗一样,一把抱起柜台 上的东西倒退着,踉踉跄跄的出了门,我放下东西,刚想抬头看着店员,就听见 店门外传来人撞到金属垃圾桶的声音,然后就是一声惨叫和许多东西掉在地上声 音。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前面的那个笨蛋,此刻他正抱着脚坐在地上,龇牙咧嘴 着,身边的地上就是他刚才怀里抱着的东西。我冷笑了一下。回过头却听见我面 前的店员也在笑,她的笑声很好听,我不由的开始打量她,她穿着制服,身材很 匀称,人不高,瘦瘦的,但发育良好。她又一头黑色的长发,扎成一个辫子,上 面又可爱的蝴蝶结。她这时看到我站在她面前,对我说了句「欢迎光临」,脸上 的笑收敛了一些,但还是留着迷人的微笑,我和她面对面的站着,她的脸长的很 可爱,有精致的五官,忽然我的眼睛盯住了她的鼻子,我发现了我找寻以久的鼻 子。
 
  一共事60元3角,谢谢光临。
 
  我心里很开心,因为我找到了我想找的东西,就是那个鼻子,和水水一样的 鼻子,我拿起东西象她微笑了一下,她也回了我一个可爱的微笑,小巧的鼻子在 微笑时,微微的皱起是多可爱。但可爱的女孩应该想不到她面对的这个微笑将是 死神的微笑。
 
--------------------------------------------------------------------------------
 
                 七
 
  天很黑了,我摇摇晃晃的往家里走着,整条街上人很少,路的两侧是一些旧 房子,这
 
  里的房子已经在等待拆除,有几栋已经被开始了。那些房子两楼的墙被砸出 一些大洞,
 
  窗子也已经被拆掉了,在漆黑的夜里看起来就象被挖掉眼珠的腐烂的巨大人 脸。但还还
 
  在挺立着朝着你狞笑,有一点可怕的景色啊,难怪这里的行人很少。但对我 来说我还满
 
  喜欢在这里走的,这里让我感到很舒服,甚至我都有点想唱歌的冲动,但我 没有唱,因
 
  为我的嘶哑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很难承受。不知不觉的,我已经走到了这条街 的尽头,前
 
  面是宽阔明亮的大路,不远处就是我的家了,我不情愿的走进光明里,仍回 头有点舍不
 
  得的看了看,身后黑街。
 
  我已经看到了熟悉的拐角,杂乱的花坛,上面本来种着的鲜花由于没人过问, 已经全
 
  部枯死了,现在杂草占领了这里,横七竖八的长了一片,就象荡妇的耻毛一 样,让人恶
 
  心。我继续走着,绕过了那一排破旧的自行车,那些车也很久没有人过问了, 在躯干的
 
  地方锈的面目全非,象是些坟墓里挖出的尸体。终于我来到了楼下忽然有人 在后面拍了
 
  我的背。我猛的一回头,瞪着那个人。
 
  雷~~干什么啊,你这个坏蛋,吓了我一跳,你干吗这么瞪我啊?
 
  是你啊,你也吓了我一跳,你来这里干什么啊,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想你,你这个坏蛋,现在不要我了啊,几天都不理我了,人家想你了呀。 
  原来是那个淫妇,她现在正抱着我的手在撒娇,她把还算是坚挺的乳房压在 我的手臂
 
  上,并开始上下的磨蹭。
 
  喂,我现在要回去睡觉了啊,你来找我干什么啊?
 
  你说我来找你干吗?坏死了,我当然要你陪我,你让人家那么舒服,我现在 要你嘛,
 
  恩~~.
 
  我的身上长出了一点鸡皮疙瘩,真受不了,我讨厌大龄的女人,尤其是这样 欲求不满
 
  的荡妇,我想甩开手臂的纠缠,但她的身体也开始贴了上来,她的小腹已经 紧紧的贴在
 
  我的大腿上,并开始用手摸我的腿间。我变的有点不耐烦了,呼了一口气, 用力把她推
 
  开,并做出停止的手势。我做完这一切,回过身想上楼去了。但刚迈出步, 衣服被拉住
 
  了显然她对我的拒绝并不在意,并在用别的策略来进攻了。
 
  不要走拉,你就算很累,陪我喝一杯总可以把,就当是陪朋友啊。
 
  我不想喝酒。
 
  求求你拉,我今天好无聊啊,你就帮我以下拉。我请你喝酒啊。
 
  她拉着我的衣角象小女孩一样的撒娇,看来我不答应她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为了快
 
  点打发掉她,我只能答应她的要求。
 
  好把,我陪你喝一杯,但只有一杯,我上去把东西放好,你不要跟上来。 
  好的,你真好。但为什么不让我上去啊,你里面又什么秘密啊,我想看看。 
  说着她想跟我上楼,但马上又停住了脚步,因为我在狠狠的盯着她,她只好 怏怏的退
 
  了下去,乖乖的等着。我的房间里的秘密不允许别人看到。
 
  我被带到一家酒吧,这里位于地面以下,里面故意用一些粗糙的材料来装饰, 为了显
 
  出这里粗旷的城市乡村风格把,一个高高瘦瘦的人站在用原木材质拼凑成的 吧台里,大
 
  大的吧台占去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一,其他还有几张同样是原木材质的条桌 和一些椅子
 
  ,分布在各处,酒吧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喝酒,并大声的聊天。我跟着她,她 来到了吧台
 
  前对着那个瘦子说。
 
  小火,给我来一手百威。
 
  好的,小玫,今天带新男朋友来了啊。
 
  哪里事什么男朋友啊,是朋友,我给你介绍,他叫雷。
 
  那个瘦子想招呼我,但看到我瞪了他一眼,他的话遍咽了下去,我径直走道 最深的地
 
  方,找了个灯光暗的角落坐了下来。玫和那个瘦子相互看了一眼,眼神里带 着一点尴尬
 
  玫慢慢的向我走过来,她的身后就是那一手的啤酒。她拖过椅子,紧靠着我 坐了下来,
 
  头倚着我的身体,手在下面不规矩的摸着。我拿过一瓶啤酒,对着嘴喝了起 来,也不说
 
  什么,也不怎么理她。我喝了几口,放下瓶子,她马上拿了过去,也对着嘴 喝着,还慢
 
  慢的把瓶口含进嘴里吮吸起来。她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把酒瓶拉出嘴 巴,还用舌
 
  头舔了几下瓶口。尽管她费劲心机象挑起我的饿欲火,但我仍然不为所动。 她好象有点
 
  失望了。这时我喝下的啤酒让我的膀胱感到满胀,我起身离开了位子。
 
  当我再次坐下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晚上10点了,离那家便利 店关门还有3
 
  个小时,现在离开的话,我有足够的时间回家休息一下再开始行动。现在桌 上就剩一瓶
 
  啤酒了,我那起那瓶对玫表示喝完这瓶我就回家。玫点点头,在她的眼睛里 我发现了一
 
  点奇怪的表情,好象是期待把。我也没有在意,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去 杀死便利店
 
  的少女。几口的工夫,我放下了空瓶,想站起来离开,但玫却拉着我,示意 我在坐会儿
 
  ,我也没有反对,但我开始觉得身体开始燥热,性欲慢慢的升了起来。在这 个时候玫也
 
  在我的身上四处的抚摩,她的手很又目的的向下探着,她感到我的腿间慢慢 的膨胀,她
 
  的脸露出了一点笑意。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但我现在明显的感到我的身体需要发泄,我 上身的衣
 
  服已经甩在了沙发上,我坐在我洁白的床上,手撑在后面,头有一点后仰。 全身只穿着
 
  黑色内衣的玫正跪在我的腿间,头不断的在运动着。一声声吮吸的声音在房 间里飘荡着
 
  。她很满意我和她现在的样子,她淫荡的笑着,慢慢的爬上我的身体,紧紧 的搂住我的
 
  脖子,开始上下的运动起来,她高声的叫着,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上唇和我的 脸,我也被
 
  她压榨的很激动,我狠狠的吻着她的身体。在那个淫荡的身体上留下我深深 的吻痕……
 
--------------------------------------------------------------------------------
 
                 八
 
  我的大脑开始清晰起来,我现在正躺在床上,我的身体感觉有点乏力,头好 象也有一点痛,我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我和那个淫妇在我洁白的床上做爱, 我爬起来,靠着床头,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突然会有这么强烈的欲望,以至于我对 她不断的发泄,让她几乎昏在我的身体下面,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点 口渴,我伸手拿了一瓶水,撕开封条,往嘴里灌着,突然我想到了,一定是那个 淫妇,趁我离开的时候在酒里放了春药,结果我变成了发情的公狗。我有了一点 愤怒,我无意的摸着床单,手忽然摸到一片湿濡,我坐起看了看,一些淡淡的体 液沾上了我洁白的床单,一片一片的恶心的体液。我的床单是最不愿意弄脏的地 方,甚至是一点灰尘。我很愤怒,那个淫妇不但骗我上了床结果还弄脏了我的床 单,我的眼睛开始泛出了血丝。
 
  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一会,玫全裸的走了出来,她对我满意的笑着,显然 我这次让她很满足。我低着头,还沉静在愤怒里,对她说的话不理不睬,她见我 不理她,便在房间里随意的走动,摸摸我白色的沙发,摆弄着我桌上的玩具。忽 然她对我墙边的那根绳子产生了兴趣。
 
  这是什么啊,我拉一下看看。
 
  不要动,老实点待着。
 
  你不让我看我偏看。
 
  那个贱货显然没有看出我已经怒不可遏,她还在和我撒娇,并伸手拉下了绳 子,我这时候想阻止已经来不急了。啪的一声,一块白板翻了下来。我的秘密暴 露在她的面前。
 
  她有一点以外的看着白板上的照片,在着上面我又更新了几张上次拍下的水 水在镜子前面的可爱模样,这是我最秘密的东西,只有我能看别人谁也不允许看, 那个贱货还不知道她的处境,她还在罗里罗嗦的问着她事谁,说着她的坏话,站 在她背后的我已经狂怒到了极点,我的脸扭曲着,手指的关节被我捏的格格作响, 我静静的靠近她,猛的用手卡住她的脖子,拼命用力,我手臂上的血管根根的暴 出,脸涨的通红,眼睛里部满了血丝。
 
  玫一开始还在挣扎,她两手在乱抓,但我在她的身后她一点也抓不到我,但 她的手还是抓到了一张水水的照片,并撕下了一个角。我不得不把她向后拉,以 保护我珍贵的东西,然后我手继续的在夺取她的生命。这个女人有着顽强的生命 力,但呼吸的被遏止使她的双脚开始无力,手臂的挥动也没有刚才的那样的频率 了,她的身体慢慢的瘫软下来,我的手仍旧不放开,我要确定她真的断气以后我 才会住手,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冷静的杀手了,我变成了愤怒的奴隶。
 
  她的脸变成了乌青色,舌头伸在嘴巴的外面,和几分钟前那个美丽,性感的 脸比起来,现在她让人毛骨悚然,她褐色明亮的眼睛也变的暗淡无光,毫无生气, 说实话我对这具尸体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我的愤怒全部发泄了在她的身上。 
  我确定她已经死了以后,我开始要处理她的尸体,当然我不能把她留在家里, 我把她的舌头塞回她的嘴里,帮她穿上衣服,趁着尸体还没有僵硬。在我手脚忙 碌的时候,我的脑子也在不停的运转,这时我想到了那个地方,我喜欢的地方, 于是,我穿上了我的黑衣服蒙住了脸,用床单卷起了她的尸体,悄悄的扛起她。 走出了房门。
 
  我又回到了那一条街,我回来时经过的街,不同的是,现在我已经换好了装, 一身的黑色,肩上还多了一具尸体。那些破房子的确是个很好的隐藏尸体的地方, 班驳的墙,表面的石灰都掉落的差不多了,一块快的露出里面的内脏,房间里地 上也满是瓦砾,四周的窗户已经没有了,风四通八达的吹着,在漆黑的地方,我 选了一个角落,把尸体放下,我要快点处理好,因为我出门的时候看到了时间, 离那个便利店关门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我把尸体放平,用力撕破她的衣服,把 胸罩扯断,然后拉断她的裤腰,把她的裤子拉下到膝盖,并故意用裤腿擦了好几 下地板,伪装成她挣扎的样子,然后我一把扯下她的内裤,还故意带下一把耻毛。 我的目的要做成暴力强奸的现场。我用力打着她的脸,直到脸开始红肿,我还用 力捏她的乳房,并留下抓痕,当然,我也用已经弄脏的手,插进她的下体,用力 搅着。努力让一些看起来是那样的真实。一阵忙碌以后我站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把现场已经伪装的天衣无缝了,我满意的笑了笑,不可否认,我是个天才。在 这一切都让我满意以后。我走出了那间房间。来到街上。脱下脚上较大的那双鞋, 换上我原来的合身的那双。然后头也不回的向便利店的方向走去。
 
--------------------------------------------------------------------------------
 
                 九
 
  现在是半夜2点整,我正站在一个黑暗的地方,这个地方飘着一股机油的味 道,我张望着四周,这里是一个算是很大的仓库。在这样黑暗的地方,对别人来 说是一种压抑的感觉,但我确确实实的感到一种释放。我一步一步的度着步,脚 下沙沙的做响,在离我脚的不远处躺着一些被支解的机械,它们在黑暗里突兀着, 那些仿佛是刮掉肉的骨骼和关节指着各个方向,有些黑黑的螺丝洞里结了些破碎 的蜘蛛网,这些象是存放以久的类似与人类头骨的东西的确象是那些八脚动物理 想的家,在这个阴森的地方,连墙壁也不是了那种的白石灰色的光滑的表面,可 能是长时间因为潮湿,和那些骸骨的摩擦,一条条如长蛇般蜿蜒的裂缝爬在灰黑 色的墙上。半夜的仓库多象是巨大的墓穴,不同的是,它白天还将被开启,有更 多机械的尸体将被运送进来,而有些部分则给运出去做成新的傀儡。
 
  在这个黑暗的机械的墓地里,现在有了一个侵入者,他带着自己的猎物,在 这里目中无人的站着,那个人就是我。我蔑视的看着那些不满我闯入的东西。用 脚踢了一下前面的一个被绳子捆成一根棍子的女孩,那个便利店女孩。
 
               呜~~~呜~~~
 
  怎么样,你喜欢这里吗?看来你不喜欢啊,你在发抖,啊~ 哈哈哈哈。 
  我的声音在这样压抑的地方听起来事那样的恐怖,我面前的女孩显然非常害 怕,她的身体在瑟瑟的发抖,她想尖叫,但嘴巴被我封着,无法发出比~~呜~~这 个声音更大的。她躺在地上,本来淡兰色的连衣裙现在沾上了肮脏的灰尘,她在 一点一点的扭动着身体,那一点点的动作,是那样的困难,她的脸已经汗水淋漓 了。她这样让我非常的兴奋,我的兽欲一点一点的被勾起,她让我感到一种清新 的生命的感觉,我非常想用这种清新的气息来清洗我刚才和那个肮脏的女人做的 那些肮脏的事,那些事还在让我不住的恶心。我需要得到面前的清新的她。 
  我蹲下身体用两只手抓起她的肩膀,让她站起来,但已经瘫软的身体,虽然 捆的直直的还是无法站起,我拎起她,把她象一个大娃娃般靠在发黑的墙上,我 和她面对面,她漂亮的眼睛流着眼泪,惊恐的张的老大,嘴唇也由刚见她时的红 润,变成了惨白。她把头偏向一边不敢看我那张黑布包裹的脸,但我偏要她看着 我,我用手抓着她的下巴,扭过她的脸,我的动作很生硬,显然是弄疼她了,她 发出痛苦了的声音,我的眼睛盯着她的鼻子看着,那是我无法抗拒的鼻子。我的 眼神变的温柔起来,仿佛水水就在我的面前,我轻轻的抚摩她的脸,抚摩刚才我 弄痛的地方。她的神情变的不知所措起来,她不知道她的面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她将面临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我继续这样的表情了动作,这时我扯下了我的面具,我第一次这样做。以前 我喜欢看到她们因为我的黑脸而恐怖的表情。我也喜欢那种亲吻死亡的感觉,但 今天不同,我需要新鲜的生命的感觉,那种能冲掉一些肮脏的新鲜。我的嘴唇慢 慢的接近她的脸,确切的说应该是她的鼻子。终于嘴唇接触到了那个美丽的地方, 那种触感从我的嘴唇源源不断的传达到我身体的各个远点。那种感觉让我忘记刚 才的肮脏,我的身体正被它所洗涤着。恶心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 的是一种微甜的芳香的味道。
 
  我发疯的获取着这种的味道,我的嘴唇越来越用力,我轻轻捧着她脸的手也 紧张的突兀着肌肉。我要充分的得到这种吻的吻道,我已经痴迷于这样的感觉, 在以前我更本体会不道,这样鲜活的感觉,但我手里的她却越来越感觉到无力, 身体也瘫软的更厉害了。我还是不顾一切的在吻着,直到我发觉已经无法在吸收 那种新鲜生命的味道的时候,我的嘴唇离开了她的脸。
 
  我的面前已经是一张猝死的脸,她的脸色已经发青了,漂亮的眼睛的黑色的 部分已经被下面的白色所占领,显然她已经死掉了,在我刚才那个用力的吻的时 候,我在兴奋与癫狂中扭断了她的脖子。现在她真的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大娃 娃。而她的生命已经成为了我的东西。
 
  我放开了手,她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来,变成了一堆,我环顾着四周,我 在找一些东西来掩盖我的踪迹我找到了一个拖把,现在我就想清理掉我的脚印,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我的东西留在这个杀人的现场了。除了那个吻痕那个深深 的死亡的吻痕。
 
--------------------------------------------------------------------------------
 
                 十
 
  重案组永远是那样的忙碌,现在是早上8点钟,但办公室里已经乱的厉害了, 算算50平方米的房间里比较规则的放着10张办公桌。和一个长会议桌。差不 多每一张桌子上都堆着很多的文件,甚至又些桌子的下面也掉了不少,有些人站 着,有些人坐着。还有些人在走动着,他们都在忙着。忙着一件件的案子。和这 些忙碌不相称的事是,又一张桌子是那么的整洁,那么的安静。上面既没有纷乱 的文件,旁边也没有忙碌的主人,这张就是水水的桌子。
 
  水水作为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又是个美女自然受到大家的关照,想想在刚 进重案组的时候,所有人那种大跌眼睛的表情,没有女人愿意进重案组,更不可 能有美女,这是历年来的规律,但水水区打破了这种的规律。显然大家都为这个 而欢呼了好久。
 
  时间走到了8点30分,那白色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就是大家所宠爱的 水水,水水今天看起来很不错,显然昨天有睡的很好。红润的脸色,清澈的眼睛, 她让所有的男人都心动。
 
  水水。
 
  这是主任的声音,随着主任的声音过来的还有一合鲜奶,这是主任每天都为 她准备的,在主任的眼睛里,水水不仅是优秀的部下,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儿。当 然这个女儿显然照顾自己照顾的不好,让他一直在操心着。
 
  水水接过鲜奶,给了主任一个甜甜的微笑,她来到自己的桌子旁边,放下东 西,开始吃起东西来。现在的她还没有完全的进入她的角色,那个精干的女刑警。 
  当她才吃到一半的时候,这时主任从他的办公室里奔了出来,他的一句话让 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
 
  又有两件案子发生了,都是杀人案。
 
  对与同时发生两件凶杀的案子,在主任这种资历的老刑警的印象中也指第一 次遇到,但多年的经验让他有条不紊的分配着人马。
 
  这次的的两件案子发生的地方离的不是很远,大概步行30分钟的距离,一 件案子事发生在和平路的老街里面,是拆房民工发现报的警。这个地方由我,水 水,小雨……我们着几个人去。第二个案发的地方在中山路的中山机械厂的废仓 库里,剩下的人就去那里,你们先做好初步的勘察,我在第一个现场清理完毕以 后会直接去你们那里了解情况,好出发把。
 
  水水跟着在主任的背后,快步的经过那条熟悉的,明亮的走道,所有人都一 声不吭,但从他们严峻的表情看来,的确这又是两件困难的案子。他们还是上了 那辆别克的警车,向凶案现场驶去。
 
--------------------------------------------------------------------------------
 
                十一
 
  水水一声不吭的坐在副驾的位子上,她侧着头看着外面快速移动的景物,若 有所思。她冷峻的表情从侧面看起来却是不一样的美丽,带着女刑警特有的精明 干练。
 
  这几天接连不断的凶杀案的发生,而且凶手又是这么的狡猾和残忍。让水水 憋足了一口气,一定要让这个凶手现行。但前几次那「干净」的现场让她有点泄 气。这次她在暗暗的希望凶手能有一点疏忽,留下一点的线索。
 
  车子开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现场,水水下了车,看了看,眼前残破的景象, 这条老街的房子大多都拆了一半了,路的两侧满是千疮百孔的小楼和便地的瓦砾。 他们踩着瓦砾艰难的走向案发地一栋拆了一半的两层楼的房子。这次的现场围了 很多的人,可能是平时那些拆屋工的生活都太无聊的关系,这次爆炸性的时间让 他们很兴奋,这些人满身灰尘,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站在凶案现场的旁边。 他们大声的说着一些难懂的方言,手指指点点着。但看到水水他们显然兴趣从凶 案转到了她的身上。有几个还眼睛一直跟随着她。水水跟在小雨的背后,她在路 上一直在想着这次的现场会又多血腥,凶手会用怎么样残忍的办法杀人。但当她 看到现场以后,却有一点泄气,看起来只是一般的强奸杀人案,尸体全身赤裸的 躺在地上,尸体上有不少伤痕,看来经过不少的挣扎。
 
  水水带伤手套,她开始检查起尸体,而小雨则那着相机在拍着现场的照片, 这时主任走了过来蹲在水水的旁边,水水着开始汇报检查的结果。
 
  死亡原因是窒息致死,死者是被人卡住颈部导致死亡,从尸体上的伤痕看起 来,在被害的时候被虐打过,这是一起暴力侵犯杀人案。接下去的情况要等法医 的验尸报告了。
 
  主任听着这些显而易见的现场检查报告,他边听边点头,但眼睛还事仔细的 扫描着尸体,他眉头紧锁,在想着什么东西。这时水水的报告做完了。但看着主 任听了一言不发,她也感到有点奇怪。她在愣神的时候,小雨走了过来。他这边 的证据收集也完成了。
 
  主任,我这里也搞定了,现场只有一些脚印,看来所有的答案就在这尸体上。 哎~~~ 那件连环杀手的案子还没有搞定,又出现了一个色魔。真是麻烦啊。主任,
 我申请收队。
 
  等一下,我看这不是一件单纯的强奸案,这个现场不象是原始案发地,以我 的经验看来这个现场是伪造的。
 
  主任的这些话让大家又开始紧张起来,大家都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尸体, 但看了几遍,也没有什么发现,都疑惑的看着主任。主任伸手指着一个淤青,这 块看起来是一块很普通的用手指扭出来的伤。
 
  这块伤痕你们不觉得很怪吗?这是扭了好几次才造成的,为什么要对一个地 方伤害怎么多次了,这个部位也不是敏感的部位啊。还有,你不觉得尸体身上的 灰尘大多在身体的下面,但真正的挣扎并不会是这样啊。
 
  大家这才觉出蹊跷,果然尸体上还有不少反常的伤痕,好象是在掩饰些什么。 但这一切要得到法医的验尸报告以后才能确定下来。
 
  这时在另一个现场水水的同事们也在忙碌着,现在这个案子事那个连环杀手 做的案子,因为那个明显的吻痕就是最好的商标。在这个小组的负责人小火,拿 起电话拨通了。
 
  主任,我这里大部分的现场证据都搜集完毕了,这个案子是那个连环杀手的 第4个受害者,我们要等你们过来看一下吗?
 
  哦,这样啊,不用了,你们直接收队把,现场是不是和前几次一样没什么收 获啊?
 
  的确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