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李雅的新皮靴](03)[作者:weixiefashi]
[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李雅的新皮靴](03)[作者:weixiefashi]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1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李雅似笑非笑地看着胡佑川。
 
  「你再仔细看看,真的认不出来了吗?」
 
  胡佑川疑惑地再次端详起那可怖的人头,这次他看得非常仔细,突然他心念 一转,不由大声惊叫出来。
 
  「这是——老陈!?」
 
  老陈是组织中久经考验的老同志,还是胡佑川在欧洲留学时候的入党介绍人, 两人先后回国后还共事过一段时间,算是很熟悉的同志了。胡佑川本来以为,就 算化成灰他也不会把老陈认错的。但是,现在老陈已经被折磨成这般非人的模样, 这叫胡佑川如何认得出来。
 
  在胡佑川的印象中,老陈不但身手了得,而且意志坚定,任何困难面前都不 会皱一下眉头,是个铁铮铮的好同志。但现在胡佑川看到的老陈脸上,却充满了 恐惧和绝望。究竟是多么残酷的折磨,才能让老陈这样的同志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老陈!」胡佑川悲愤地叫起来。「真的是你吗,老陈!?」
 
  眼看着老陈头颅的模样,想象着他临死前在李雅的漆皮过膝长靴下被折磨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景,胡佑川心中像刀割一样难受。
 
  「女魔头!」胡佑川眼中冒火地怒视李雅,「老陈怎么会在这里的!」 
  李雅从部下那里取过老陈的人头,放在掌上轻轻把玩起来。她一边欣赏自己 的作品一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刚才……你好像提到了什么上海特科行动队…… 对吧?」
 
  胡佑川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老陈不就是上海特科行动队的队长吗?难道 说……
 
  胡佑川心中像是炸雷一样响过。不、不可能的……胡佑川一边徒劳地欺骗自 己一边看向冷笑不已的李雅。她在骗我!她是想动摇我的意志……一定是这样的 ……
 
  他惨死在了李雅的长靴下,这就意味着……
 
  「就让我告诉你吧,」李雅收敛笑容,傲慢地说道,「刚刚被我踩死的那十 几个人,就是你所说的上海特科行动队!」
 
  李雅的宣言像是最后一击,彻底把胡佑川的自欺欺人心理击得粉碎。
 
  胡佑川的气势一下子消去了大半,他徒劳地喃喃低语道:「不,你在骗人… …特科的同志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在骗我……」
 
  但胡佑川内心已经十分清楚,李雅所说的就是事实。正被李雅把玩着的老陈 人头就是最好的证据。连队长老陈都惨死在李雅的长靴下,那意味着其他特科同 志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胡佑川实在没办法想象,眼前这个天仙般的冷艳女军统,竟然是如此 强大,就连革命组织引以为傲的特科行动队,居然也被她轻松踩在脚下。老陈身 手在组织内算是数一数二的,但面对李雅性感的漆皮过膝长靴,竟然只有被活活 踩死的份!
 
  李雅玉手一翻,将老陈的人头扔到地上,抬腿轻轻踩住人头,然后碾压着前 后来回拨动。在性感无比的漆皮过膝长靴下,老陈的人头像足球一样被肆意玩弄 着。
 
  「这些所谓的上海特科,还大名鼎鼎呢,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 哼,可笑这些人竟然还不自量力地组织了一个什么『除凶队』来暗杀我,真是笑 话!」李雅轻蔑地说道,「一群人气势汹汹杀上门来,结果却被我一个个踢断双 腿,成了我靴下的俘虏……哼,这些所谓的特科也算有点骨气。为了挖出他们肚 子里的情报,我从今早到刚才,踩了足足一整天时间,玩了十几套花样,这帮人 总算是跪在我的脚下哭着喊着要招了。哼,要是放在平时,这些时间足够我活活 踩死好几百人的了……你问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哼哼,他们最后一个个抱着我 的靴子,哭喊着求我快点踩死他们,我就只好大发慈悲,全部都满足他们了。」 
  「你、你……」胡佑川惊怒交加,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闲话就到这里吧!」
 
  李雅飒地站起来,美腿顺势重重一踏。在美腿过膝靴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下, 老陈的头水气球一样被踩爆开,血肉脑浆溅得到处都是。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胡佑和旁边几个军统特工在内,都不由自主的咽起了唾 液。
 
  李雅却像没事人一样,泰然自若地拍打了一下军装上的灰尘,又拉了拉过膝 靴的靴筒。
 
  她冷冷地看向胡佑川,目光就像是屠夫在看待宰的牲畜一样。
 
  「接下来就来料理你吧。」
 
  被李雅冰冷的目光扫过,胡佑川打了个寒颤。被关进地下这么多天来,他第 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李雅命令道:「把他放下来。」
 
  两个军统特工解开胡佑川手脚上的铁链,一左一右夹着他的胳膊,把他架到 了李雅跟前。
 
  李雅上下打量了一下胡佑川血肉模糊的身体,冷笑一声道:「样子还不错。」 
  她抬了抬下巴,两个军统特工会意,松开胡佑川的胳膊各自退开。
 
  胡佑川双脚一着地,顿时感到腿脚一阵疼痛乏力,差点摔倒在地。
 
  他咬紧牙关,全身力量和意志都集中到膝盖上,拼命想在李雅面前站直腰杆。 但连续的毒打让他全身是伤,同时还消耗了他大量体力。
 
  胡佑川竭力坚持了几秒钟,终于支撑不住,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李雅 的过膝长靴前。
 
  胡佑川心中顿时感到屈辱万分。
 
  ——李雅高傲地站立着,他却一上来就对着李雅跪倒在地。这个情形,简直 就像是他胡佑川在主动向李雅下跪求饶一样!
 
  胡佑川虽然心中十分屈辱,但全身酸软无力,实在是没有办法自己站起来了。 
  他疲惫地抬起头,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两只性感的漆皮过膝长靴:漂亮的漆 皮靴筒光滑无比,几乎能映出人影;两边脚踝处还各自装饰着一条纯金打造的饰 链,闪闪发光,在衣着褴褛的胡佑川面前显得是那么高贵华丽。
 
  胡佑川死死盯着李雅的两条美腿。
 
  李雅的美腿纤细而修长,腿型几近完美。度身定做的过膝长靴紧紧贴在美腿 肌肤上,没有半点多余的空隙;站直的时候,靴筒的漆皮上甚至看不到一点褶皱, 整双过膝靴美腿宛如浑然天成,令人陶醉。
 
  直到现在胡佑川还是无法相信,这么纤细这么美丽的两条腿,竟然是那么强 大那么可怕的杀人利器。那不足盈盈一握的娇小玉足,踩在人身上,却能够把一 个大男人踩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再配合着过膝长靴特殊的靴底,踩爆一个大男 人的头颅比踩扁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看着眼前的美腿,想到那美腿下的无数冤魂,胡佑川不禁产生了一种奇怪的 想法。难道这双长腿的美,就是那些可怜冤魂凝聚而成的吗?那样的话是不是等 于说,美腿下的杀戮越多越残酷,它的美丽就越动人越超凡呢?
 
  胡佑川头继续往上抬,他惊讶地发现,他竟然需要抬头仰视才能看到漆皮过 膝长靴顶部的靴筒边沿。
 
  这也难怪,李雅本来就是个身材高挑绝世美女,加上还踩着十四厘米长的恐 怖高跟,在双膝跪地的小个子胡佑川面前,就如同天仙一般高不可攀。
 
  如果是平时的胡佑川,在跪着的姿势下,挺直了腰杆的话勉勉强强还能够到 李雅的胯部,但是现在胡佑川浑身是伤,在李雅面前连腰都挺不起来。只能半弓 着身子哈腰跪在李雅的过膝长靴前,那样子就像上海滩的乞丐在乞讨一样,十分 屈辱。
 
  胡佑川凄凉地发现,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就算再怎么仰首挺胸,竟然还没有 李雅过膝长靴的靴筒高!
 
  胡佑川呆呆地仰着头,双眼无神地仰望李雅性感的漆皮过膝长靴。长靴靴筒 的最顶端就位于他视线斜上方不远处,比他头顶高出一两厘米的样子。。 
  胡佑川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站在面前的是踩杀了无数同志和革命群众的女魔头,是自己一直以来恨不得 杀之而后快的复仇对象。胡佑川好不容易终于见到了对方的绝世容貌,但这才悲 哀地发现,在高傲的李雅面前,他竟然连李雅脚下的皮靴都不及!
 
  胡佑川清楚地意识到,这就是他和李雅之间地位的差距。切身体会到如此悬 殊的差距,令胡佑川感到满腹凄凉。
 
  恍惚之中,胡佑川不禁生出一种错觉:他其实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蝼蚁, 生来就应该被天仙一样高高在上的李雅用性感的过膝长靴踩在地上,自己的生死、 自己的一切都全部在李雅的绝对掌控之中,无论他如何拼命挣扎,都没有办法从 李雅长靴下的阴影中逃离……
 
  胡佑川胡思乱想着,突然一激灵,猛地清醒过来。
 
  我在想什么啊!?我是党的忠诚战士,怎么可以有这种荒谬的念头!? 
  胡佑川一边拼命告诫自己,一边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把心中那种逼真得可怕 的错觉清除出去。。
 
  正在胡佑川努力做着心理斗争的时候,李雅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招还是不招?」
 
  胡佑川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休想……啊——」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变成了惨叫。
 
  以胡佑川的眼力,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李雅的漆皮过膝长靴就 已经重重踏在了他的手掌上。五根指骨当场被踩折了两根,痛得他失声叫了出来。 
  李雅冷冷道:「喊什么?这才刚开始呢,就受不了了?」
 
  胡佑川死死咬住嘴唇,竭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李雅轻蔑地冷笑一声,慢慢转动玉足,性感的过膝长靴踩着胡佑川的手掌无 情地碾压起来。
 
  漆皮长靴的靴底也是特制的。中美技术合作所的刑讯专家为李雅做了专门的 设计和制作,靴底防滑花纹中每一道纹线都有棱有角,无比坚硬,而且纹线棱角 的边缘部分还特意做得像刨刀一样尖锐——这样设计的长靴,根本就是一件恐怖 的刑具!绝对不是人类的身体所能忍受得了的。胡佑川手掌上的皮肉很快就被碾 得血肉模糊,连骨头都露出来。
 
  胡佑川再也忍受不住痛楚,尖声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
 
  胡佑川在剧痛之下,将没有被踩住的另一只手插入过膝长靴的靴底下,托住 高跟和防水台之间小三角部分的靴底,使尽全身力气往上抬,试图把过膝长靴从 自己的手掌上搬开。
 
  但是胡佑川很快就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知道,李雅在军统的这短短几年里,已经踩死了不知多少男人。通过大 量的踩杀练习,李雅的美腿拥有了无比强大的力量。现在的李雅可以轻松地踩碎 人类身体中的任何一块骨肉。曾经有一次,在处刑一个男囚的时候,李雅穿上性 感的漆皮过膝长靴,在男囚身上一寸接一寸地踩过去。长靴所踩的地方,把男囚 的身体一寸一寸被踩成稀烂的肉泥!仅仅花了不到两个小时,一个健壮的男人竟 然被李雅活活踩成了一滩血淋淋的肉酱!
 
  ——这样强大的美腿,以胡佑川伤痕累累的身体和虚弱的力量,哪里有可能 撼动得了?
 
  胡佑川托着靴底又是抬又是推,拼尽了全力,像小丑一样忙乎了半天,但性 感的漆皮过膝长靴却仍然威风凛凛地矗立在他的手背上,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一样,肆无忌惮地继续碾压着。
 
  在美腿巨大的压力下,胡佑川感到手掌上的骨头似乎正一根接一根地断裂, 痛得他握住伤手的手腕,发出连连惨叫。
 
  「啊啊啊啊啊——」。
 
  李雅冷冷地俯视被自己踩得悲痛欲绝的胡佑川。
 
  「现在想说了吗?」
 
  胡佑川咬着牙关,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回答。
 
  「你、你休想——啊……」
 
  胡佑川的回答再次刚说到一半就变成了尖叫。。
 
  这一次,是李雅用穿着漆皮过膝长靴的膝盖重重踢在了他的脸上。
 
  胡佑川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漆皮靴筒的高贵触感,就整个人被踢得飞了出去, 然后重重撞在牢房的墙上,面朝下地跌落到角落里。
 
  李雅收回踢起的美腿,冷冷扫了一眼胡佑川落地的墙角,过膝长靴踏着冰冷 的高跟声一步一步向他走过去。
 
  在不断逼近的冰冷高跟声中,胡佑川艰难地双手撑地,试图支起身子,却感 到被踩的右手一阵剧痛,手指上半点力气都使不上,心里明白右手只怕已经被李 雅踩废了。他忍痛用伤手撑着地面,咬牙一使劲,总算是把身体翻了过来。 
  胡佑川筋疲力尽地仰面躺在地上,正想大口喘息几下,却看见在昏暗电灯的 光芒中,一道美丽的黑影从天而降。胡佑川躲闪不及,性感的黑漆过膝长靴重重 踩在了他的脸上。
 
  「啊……」
 
  胡佑川叫出声来。。
 
  李雅低头看着漆皮长靴下的胡佑川,冷冷说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嘴是有 多硬!」
 
  她将靴尖从胡佑川双唇之间挤进去,粗暴地往嘴里插。胡佑川咬住牙关,想 把靴尖顶在外面。但李雅长靴的靴尖是金属做的,又尖又硬,胡佑川的一口牙齿 哪里挡得住?李雅操纵金属靴尖狠狠旋转几下,胡佑川的四颗门牙竟被生生折断。 
  胡佑川顿时满口流血,嘴一松,咬紧的牙关被强行撬开,金属靴尖顺势整个 插进了他的嘴巴里。。
 
  「呜呜呜呜——」
 
  胡佑川嘴里一下子被靴子塞得满满的,真是有苦都说不出。他含着硬梆梆的 金属靴尖,屈辱地发出呜呜的叫声。
 
  李雅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不屑。
 
  「你的嘴再硬,有我的皮靴硬吗?嗯?」
 
  李雅一边说着,美腿一边继续向下用力。
 
  在胡佑川痛苦的挣扎和呜咽声中,性感的漆皮过膝长靴一点一点从他撑到极 限的嘴巴中插进去,到最后,竟然有大半只前掌和防水台挤进到了他的口腔内, 最尖端的金属靴尖几乎插到了喉咙里。胡佑川感到颌骨都要被撑得脱臼了,两颊 的肌肉撕裂般激痛不已。
 
  但李雅还没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她扭动美腿,操纵金属靴尖在胡佑川柔软 的口腔蛮横地乱戳乱搅。可怜胡佑川被又尖又硬的金属靴尖戳得嘴里到处是伤, 血流如注。
 
  「怎么样啊!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靴硬啊?」
 
  李雅冷冷地说着,一边用长靴继续在胡佑川的嘴巴里肆虐着。
 
  胡佑川含着李雅的金属靴尖,满口是血,痛苦得呜呜直哼。随着出血越来越 严重,血水积满了胡佑川的口腔,到最后,李雅的整只靴尖都泡在了血水中,成 了名副其实的「血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2-13更新.